首页 新科技正文

usdt第三方支付(www.caibao.it):被网暴的抗癌UP主,“用死证明了自己的病”

admin 新科技 2021-01-26 06:36:40 41 0

USDT第三方支付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她叫赵上上,在网络上她另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,卡夫卡松饼君。

松饼君曾是B站着名Up主,2020年12月10日死于肺癌,年仅25岁。死讯流传到网上,许多人在她生前发的最后一条微博下留言,表达着震惊、惋惜和眷念,也有少数的恶意夹杂其中,显得尤为耀眼,好比有一条热评说“开个香槟”,意思是庆祝她终于死了。

在松饼君生前,诅咒她去死的声音一直没消停过。她也许至死都不能明白,现实中无冤无仇的陌生人,这些恶毒的心态事实从何而来。

表面上看,这场旷日持久的暴力仅仅源于一次深夜的表达。

B站上对松饼君的恶意攻击弹幕,现在已被清空。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松饼君发的最后一条微博。

成名的价值

现实中的赵上上是美国波士顿大学的研究生,2019年9月刚入学时被确诊为肺癌晚期。但网络上的她看起来总是神采奕奕,能吃能喝,经常健身,偶然还能去旅行,化疗也不掉头发,一点都不像一个癌症患者。

经由一段治疗后的2019年10月,赵上上在哈佛图书馆。

这是她最初受到零星质疑的缘故原由,从她在网上发第一个Vlog以来,就不乏这类的私信和谈论。早先她并不在意,顶多在Vlog里吐槽:“不信赖就拉倒,我又不靠这个挣钱,是吧?为什么不把这种探讨和反驳的精神用在学术上,钻研未知的科学呢?”

转折发生在2020年2月3日。那天她健完身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全身的自拍照,一位男性网友谈论说:“你似乎有小肚腩哦。”

被网友指出有小肚腩的健身照。

当天晚上她录了个视频《凭什么我们不能回怼那些喷我们的人》,专门骂这位网友(没有露出对方的ID),称这个社会对女生有太多形状上的压力,正是由于这种人的存在:“人家小姑娘发个照片,你不喜欢你别看对吧?你一定要凑上去指责一句,似乎你就有尊贵感了……你真的是我稀奇憎恶的男生类型,憎恶到我想发支视频来骂你。”

许多人不明白,这句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,至于吗?事后松饼君注释,那天她原本心情很好,作为病人也一直在分享起劲康健的生涯态度,突然看到这么一条谈论,瞬间有种“一瓢冷水浇在头上”的感受。她以为委屈,更由于被冒犯而生气。

她记得小时刻外婆的葬礼有许多礼貌,印象最深刻的是,生理期的女性家族成员不能加入,否则会被视为不吉祥。长大后的她,多次为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body shame而发声。

2020年7月,松饼君在微博上表达自己对身体审阅和羞辱的态度。

那几天正好是松饼君在B站意外爆红的时刻,视频发出后,那位男性网友遭到一些粉丝的攻击,她也因此收到了许多负面谈论。

其中一位19岁女孩的谈论,格外引起了她的注重:“姐姐照样好好治病吧,不要把B站不舔你的人都拉黑啦,都吐血了还不住院的吗?脾性这么怪,真把自己当小公举了。”

她不愿容忍这些攻击,第二天又发了条视频《网络喷子走好不送》,表达她对此的态度。视频里,她用一种同样“阴阳怪气”的取笑腔调回手了这位女孩:“咒人住院你是有多有怙恃生没怙恃教呢?……我知道你致歉了,可致歉有什么用呢?你是个成年人了,成年人是需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的,说出口的话就要有不被原谅的准备呢。”

介于对方说已销号,她把对方的ID直接“挂”了出来。

实在在发这条视频之前,这位女孩在松饼君粉丝的围攻之下,已经致歉并销号了。为何还要对其穷追不舍,松饼君曾在谈论区里这样注释:“她也不是我收到的最恶毒的谈论。只是当被挂的风险被更多人知道的时刻,喷子语言才会稍微过点脑子,稍微保持点做人的善意。”

但松饼君这一做法,并没有取得“杀鸡儆猴”的效果,反而引起了更多人的反感。

在汹涌新闻采访的一位反对者看来,松饼君发还击视频是她的自由,但不应该“挂人”,“挂人”的行为就是一种网暴,身为一个行使互联网流传信息、有不少粉丝的民众人物,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、遵守规则,而不是去指导、纵容粉丝网暴异己者。

“包罗我在内的许多网友都忍无可忍了!”那时,一条声称讲述“事情的前因结果”的留言被普遍转发,网民的情绪也在不停复制、升级,舆论逐渐走向失控。

上述被挂的两位网友和个体提出质疑的网友,先后遭到了松饼君粉丝的攻击或人肉。而松饼君的反对者以为她行使粉丝网暴,便“以暴制暴”地发起了一场针对松饼君的诛讨,从微博、B站蔓延至知乎、豆瓣等平台,唾骂内容波及她的家人和同伙。她的QQ号、手机号等信息,也被人扒了出来。有人还专门组建了谈天群,制作散播她的遗照和裸照。贴吧上甚至泛起了以“卡夫卡松饼君的一万种死法”为题目的帖子。

其中,B站用户的抵制最为凶猛。那些为她加油的弹幕,逐渐被满屏的诅咒和诅咒遮掩。她的视频,也成了恶搞素材。

种种谣言相伴而生,说她拉黑置顶质疑者的,说她人肉别人母亲的,说她逼网友下跪的。但无论真假,一切结果都算在了她头上。

松饼君在B站收到的恶意私信。

而此时的赵上上因病情恶化正在住院治疗。几个月后接受故事FM的采访时,她示意自己对粉丝的人肉行为并不知情。听说之后,她在网上呼吁粉丝住手人肉,“但为时已晚。”

在这次采访中,松饼君注释那时挂ID的行为就跟一样平时转发一个博主没什么区别,也不以为自己有义务掩护一个攻击者。但报道发出后,她又留言反思,认可那时的做法不成熟,值得一骂,“现在我意识到,由于有了许多关注者的我,有着和一样平时网友不太公正的网络发言权,(以是)该打码照样要打。”

她称联系到其中一位被集中网暴的网友,举行了老实的致歉,也取得了对方的原谅。但思量到对方今年要高考,她没有公然,也没有注释。那时,她在微博上@一个同伙,同伙都市收到唾骂的私信,她不希望自己的任何行为影响到这位高三生。

事后,一位B站网友发文谈论称,这是一个使用网络暴力并被网络暴力反噬的事宜。“卡夫卡也许尚未意识到自己的能量,也许对网络暴力的危害性认知不足,抑或是对自己控制局势的能力产生了幻觉,但不管怎么说,这些不完善之处,不影响卡夫卡作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,接受着罚不当罪的责罚。”

随着网暴进入热潮,关于松饼君“装病骗钱”的质疑也被推到浪尖,说她是“秽土转生”“医学事业”。

2月尾,为了自证清白,她将全英文的病历原件发到网上,并转发了一位网友对病历的翻译,仍被质疑是伪造的假病历。3月中旬,她约请住院医生一同出镜,说明她的病情和治疗情形,弹幕满屏飘过:“医生怎么会说中文”“贫苦词背熟一点”“事情证若干钱买的”“沙雕四眼在横店也就20块一天”。

不管她拿出若干证据,那些人都不信赖。赵上上才意识到,也许他们基本不在乎真相。

5月,她发了一个癌症中央问诊历程的Vlog,有条谈论带着挖苦的脸色说:“别人都说是假的,而我不一样,我希望是真的。”

坚硬的外壳

查出肺癌前,热衷健身的赵上上从没感应任何不适,除了偶然的咳嗽。“谁能想到咳个嗽就会是癌症呢?”

2019年8月课间,她突然凶猛咳嗽,感受喉内有器械要咳出来,便向同砚要了张纸,没想到咳出一手的血,“很吓人”。厥后她到洗手间,又咳了一马桶的血,“更吓人”。

一周后,她被确诊为非小细胞肺癌晚期,癌细胞已扩散到肝脏和骨头,医生说如未发现治疗,可能只有半年可活。她有些蒙,接着被冲进来的护士抱着抚慰。事后她在Vlog里笑着回忆,那时护士姐姐哭得“太伤心太忧伤”,以至于她以为自己不流眼泪显得不合时宜。那是她唯一一次为自己患癌而哭。

厥后网友问她怎么做到这么顽强,她归结为个人履历的影响。

在高中学长杨帆眼里,十七八岁的上上已显露出自主、精悍、勇敢的特质。她从高二最先就为三个社团四处拉赞助、介入治理一个全是大学生的NGO组织、从湖南长沙到四川巫山县支教、瞒着家人去新加坡加入美国高考。

之后她一个人在国外念书,从一个“学渣”逐步起劲成了学霸,先是在佛罗里达大学读了四年本科,因成绩优秀,被本校直录为全额奖学金硕士,厥后又申请到了专业排名更好的波士顿大学,“再读一年就可以事情挣钱了”。

在赵上上看来,跟人生中许多细碎的痛苦相比,得癌症不算什么难题。她也不以为这就是她人生最后的日子,起劲治疗的同时,从未放弃对未来的放置――休学一年后又回到学校上课,复发后“疼得不行了”还在赶作业,即便教授都劝她别管了。

松饼君患癌后坚持健身,更多是出于一种心理慰藉,“我还能动,我还可以动。我还动得不错。”这让她感受到自己“还好好在世”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只是偶然会思量到殒命的问题。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,她不希望怙恃“砸锅卖铁”地救她,忧郁万一自己有一天离开了,他们会老无所养。拍视频的一个私心,也是希望怙恃到时刻可以有所眷念,看到镜头里的她,“就像我坐在他们眼前一样跟他们讲话”。

杨帆说,最初上上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患癌,也很少自动向同伙诉苦,顶多用自嘲的口吻说“还没泡够小哥哥呢”之类的遗憾。每当看到同伙不开心,她还会用“比惨”的方式激励他们:“你看我都肺癌晚期了,我还活得这么没心没肺,你们为什么不能起劲朝前看呢?”

厥后她喜欢的脱口秀演员也因此关注到她,并录制了现场观众为她加油的视频。她抱着感谢的想法,决议将自己“与天斗其乐无穷的生涯”分享到网上,希望激励到更多的人。

2020年1月尾,在同伙的建议下,赵上上把此前发在微博上的十个Vlog上传到b站,其中《当我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的时刻,我在想什么》第一、二期的播放总量跨越560万,被推送到了b站首页。

视频里的她总是面带笑容,即便提及繁重话题,语气也轻松得像是在说一件平时的事。

Vlog中的松饼君总是笑着的。

同伙周莉说,上上绝大多数时刻都起劲向上,这种闪光的个性,成了一些网民攻击她的缘故原由,“他们不能明白她的乐观和顽强,以是以为她做假。”

周莉具有法学专业靠山,赵上上曾向她咨询过若何处置网暴的问题。她回忆,那时上上有些激动、气忿,但更多是为那些被波及的无辜者感应负疚和忧伤。“她以为那些网暴的人顶多弄臭她的名声,对她影响不是那么大。然则对辅助她反驳的亲友的攻击,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困扰。”

那时刻,一位网友仅仅是留言抚慰松饼君,都市被延续攻击唾骂三天,以至于害怕得删除了纪录。

赵上上思量过起诉网暴者,周莉告诉她,这方面的诉讼无论在哪个国家,取证都对照漫长,对当事人生涯的影响都对照大,而且她人在美国,要在海内诉讼更是难上加难,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利益。

上上听完后,说会再思量一下。厥后她确实放弃了维权,也许也有一些不甘吧。在周莉看来,上上是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年轻女性,不像一样平时人一样,被人欺凌后忍气吞声,由于她的不屈服和反抗,暴力变得越来越强烈、恒久。

同伙们都劝她不要理这些人,也不认同她晒病历泄露隐私的做法,以为看待网暴最好的设施就是屏障、无视、冷处置。

她也曾这样做过。2020年8月,松饼君更新了最后一条b站视频并卸载了软件,微博也关闭了陌生人私信,并设为半年可见和仅粉丝可谈论,之后公布的部门微博也限制了可见局限。

但照样阻挡不了,那些连绵不绝、无孔不入的恶意。

8月,做直播时,有人顶着“肚腩癌怎么还不去死”的ID不停地给她刷礼物,以到达霸屏的效果。10月,另一位被质疑造假卖惨的抗癌博主“虎子的后半生”去世,有人转发相关新闻并@卡夫卡松饼君说:“给爷去阴间和虎子配冥婚。”11月,她在微博上说要赶作业的deadline(停止日期),有人问:“那你的DEADline是什么时刻啊?”

另有人将微博ID改为“卡夫卡送病菌”,锲而不舍地对她举行羞辱、讽刺和攻击,险些每一条都要带上#卡夫卡松饼君#的话题并@她本人,从3月一直连续到12月松饼君去世后。

微博上一直有人叫松饼君快点去死。

松饼君照样时不时会忍不住回怼这些恶意,甚至曾生气地发微博宣告,去世前要用所有遗产充一百年微博会员、买全平台热门,把这些人的ID和说过的话所有曝光置顶,作为她的墓志铭。

在此之前的一天深夜,她在微博上云云写道:“不行,我照样不能屈服。不管是对疾病,照样那些恶毒又憎恶的人。”

复发后饱受病痛的松饼君回怼网暴者。

无力的证实

被攻击最凶猛的那段时间,赵上上履历了一次异常严重的病发。早先她只感受手臂肌肉疼痛,后被查出肺部有严重积液,延续做了两次胸腔穿刺,抽了大半箱血水。

那时,王敏只要有空就会去探望她,但好几次去到医院她都在昏睡,只有一次聊了天。王敏回忆,那时上上对自己的病情“轻描淡写”,喊疼也只是轻声说,若是不是护士过来给她上止疼药,以及她握着止疼泵的动作,可能谁也看不出她正在忍受极端的疼痛。

在王敏眼里,赵上上是那种“一看就很懂事,而且懂事了很长时间”的人。“可能最早把视频Po上网,也是想要起劲留下一点存在的证实,再试着找一点温暖吧。没想到厥后酿成滚钉板。”

从微博里的片言只语能看出来,赵上上并不像她显示的那样“大大咧咧”“没心没肺”,她实在很盼望获得爱和认可,也有响应的敏感和懦弱。

松饼君即便偶然吐露一些负面情绪,也要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。

在铺天盖地的非议中,松饼君曾发过一条题为《太阳里的阴雨天》的Vlog,视频里提到自己住院三周的阴险,提到时代遭受的种种攻击,提到适才看了最新的恶评后哭了一个小时。她以为很委屈,“许多喷子质疑的点在于”,她得了癌症为什么还那么开心、还能活蹦乱跳,可她做视频的初衷就是想分享起劲快乐的一面,而不是那些难题、痛苦、悲痛,由于“每个人的生涯已经够难了”。

“我从来就没有让人人给我募捐过,为什么你们要骂我恰烂钱(指赚黑心钱)?为什么在我被你们逼着出示了病历之后,你们另有那么多的捏词和理由说这是假的?为什么要这样危险别人?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刻,我躺在床上有多痛苦?”

这一刻,她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和铠甲,红着眼眶哽咽地频频说同样的话,询问着一个个得不到谜底的问题。

同患癌症的李园与赵上上有着病友之间自然的信任感,上上有一次溃逃后找过她,那天上上在医院输液,因小事与家人发生了争吵,突然情绪就上来了,痛哭了一大场,说稀奇想拔了针头,不治了。

这是唯一一次上上在她眼前降低。大多时刻,上上的“明亮起劲”会熏染、激励到她,“我比她轻得多,我有什么理由整天以泪洗面呢?”

有时刻,上上“起劲散发出来的光泽”,会让人“不知不觉忽略了她处境的阴险”。

实际上,确诊以后赵上上的身体一直不太稳固,总是好一阵坏一阵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好的时刻,上山下海,举铁跑步。差的时刻,恶心反胃吐逆疼痛,走十分钟路都喘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2020年10月,她查出癌细胞复发并在后背长大,已榨取到神经,脑部也扫出了两个新点。她形容那种疼痛犹如背部装了块钢板,“然后有人在一天当中随机拆钢板。”

赵上上因输液注射而发青的手臂。

李园最后一次跟她互动,是在微博上看到她的手臂因一直输液泛起了大片的青紫,她回复说:“扎到无处可扎,神经都抽着疼。”

11月,由于此前的靶向药失效且无新药取代,赵上上最先接受会掉头发的传统化疗,而那种可以防止掉发的药不在医保局限内,她最终没有用。

11月尾,接受传统化疗的赵上上最先大量掉发。

在频频住院中,她变得虚弱,吐逆不止,大量出汗,意志力和精神力一点一点被消耗。“我照样,蛮怕的。”她在微博上说。

由于疫情,医院基本不允许探视。被送进ICU那天,她第一次自动给王敏发信息,问能不能进来医院看她,王敏回复说正在开会来不了,“现在想想,她应该是慌了或者情形欠好。”

第二天,她从ICU转回通俗病房,所有人都以为她又逃过一劫。

12月9日,躺在病床上的赵上上更新了最后一条同伙圈:“我可能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一天后,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天下。

许多人感伤,最终她以死证实了自己的病。然而这种“证实”,在其死后仍然汹涌的网络暴力之下,显得尤为无力而悲痛。

有人拍手称快说“死得好”“终于下地狱了”“开香槟庆祝”,而有人用一致方式还击此前质疑攻击过松饼君的人,要求他们致歉。一片混沌之中,另一场“正义”的诛讨又最先上演。

其间,杨帆翻出8年前的一篇旧文发在自己的民众号上。那是17岁的赵上上揭晓在《潇湘晨报》的一篇关于网络暴力的时评,在末端她写道:“ ‘网络暴民’在言论越来越自由、精神越来越包容的互联网时代,到底缺少了什么? 也许他们缺少的正是真正的正义之心和寻找真相的精神吧。”

赵上上高二时揭晓在报纸上的文章,《别让“网络暴民”假借正义之名》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41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2988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1522
  • 评论总数:859
  • 浏览总数:517242